首页>检索页>当前

悦读·话题

这次,读完整本书

发布时间:2019-06-25 作者:王召强 来源:中国教师报

我在小学阶段几乎没有读过一本完整的课外书,那时家里唯一的藏书是一本父亲在煤矿上培训时发的有关爆破的油印资料。

到了初中,我才有机会接触课外读物。初一的语文老师家里有很多藏书,我当即鼓足勇气向他借阅了一套《水浒传》。

这次阅读经历,让我对中国古代历史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我后来走上文科生的道路产生了深远影响。

考上高中后,我才有意识地拓展课外阅读。为此,舅舅特地带我去了一趟城里的新华书店,我绕开那些莫名其妙的教辅书,直奔外国文学书架而去。从此以后,我就打开了一个课外阅读的新天地,像《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罗宾汉的故事》《童年》《在人间》《三国演义》《红楼梦》这类小说,就是在高中紧张的学习生活中抽空读完的。

就阅读状态而言,我现在最怀念高中阶段阅读小说的情景。因为那时我还处于庄子所描述的混沌状态,无论何种类型、何种题材的小说,于我而言都是陌生而新鲜的,我都是带着一颗赤子之心贪婪地阅读着,没有任何功利性目的。

考进大学后,读书时间虽然得到了充分保障,图书馆里的书也基本上满足了我读书的需求,但是读书的功利性、目的性明显增强了许多。

我在大学期间紧跟着大学老师讲述文学作品选和文学史的节奏,阅读了古今中外大量的文学作品。单就小说而言,我尤其钟爱20世纪以降的西方现代派作品,像法国的新小说、美国的黑色幽默小说、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等,一读起来就有一种舍不得读完的感觉。

不过,大三大四时我又回归了中国古典小说的阅读。当时我选了一门陈大康老师的《红楼梦》导读课,在陈老师的指导下细读了一遍《红楼梦》,并几乎把王国维、胡适以来研究红学的重要著作通读了一遍,才发现《红楼梦》的博大精深之处。

2004年,我开始在教学过程中进行整本书阅读教学的摸索。当时我在上海市松江二中开设了一门自主选修课程——《红楼梦》导读,对于一个新教师而言,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在还没有听闻过“整本书阅读”这个教学理念的当时,我就像一个闯进瓷器店里的大象一样茫然不知所措。

从2004年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如何开展整本书阅读教学。直到前两年,我才感觉摸索出一点整本书阅读教学的门道。

2017年,《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出台,“整本书阅读”被纳入了18个学习任务群。在“统编版”中学语文教材中,“四大名著”赫然在列。这就意味着,今后每个中学生都要在语文教师的指导下整本书阅读“四大名著”。于是,我决定与王健瑶、李金财、耿荣、葛承程等四位老师合作,研发一套整本书阅读“四大名著”的课程化教材。

此番合作研发“领读经典”书系,各位老师用心最苦,用力最深,在篇幅浩繁的原著中精选出20-30回,悉心编排,并加之以精读指导,旨在落实新课标的教育理念,为广大中学师生提供一个整本书阅读“四大名著”的课程化教材,以弥补方今整本书阅读教学之不足。疏漏之处,在所难免,还望各位读者多多指教。

(作者单位系复旦大学附属中学)

《中国教师报》2019年06月26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澳门赌场游戏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xkong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澳门赌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