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十本书

阅读:永不老去,永不散场

发布时间:2019-06-25 作者:何 伟 来源:中国教师报

智者说:“人在30岁之前,可以不为自己的长相负责;但30岁以后,必须为自己的长相负责。”这长相,不仅仅是外貌,更应该是自我的素质与修养。而提升素质最有效的方式,便是阅读经典。如果经典太多,一时无法选择,那我们就从阅读十本书开始。或者选择十本书中心有灵犀的一本,打开书卷,徜徉其中,总会有触及你灵魂深处的刹那芳华。

《世说新语》

魏晋风度,将中国古代文人多年来所经历、压抑的本性和盘托出。将魏晋包罗万象的名士风流熔于一炉的,便是《世说新语》。鲁迅《中国小说史略》评其为:“记事则玄远冷俊,记行则高简瑰奇,下至缪惑,亦资一笑。”

《世说新语》,作者“冠名”刘义庆,但它并非出自刘义庆一人之手,至少凝聚了刘氏门客的力量,这是不争的事实。《世说新语》的规模并不浩大,但当时却非同凡响,在刘义庆的私人赞助下,一群饱学之士,或拾人牙慧,或于前人旧文中搜罗只言片语、零瓦剩砖;或将时人之名言语录、行为举止,一一实录,最终化零为整,构建了一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精彩隽永的志人小说。它字里行间所散发出的文字魔力、片语哲思,简直是空前绝后的,足令后人叹为观止!

“嵇中散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视死如归,临刑奏曲,虽身不由己,却仍能一如既往,笑傲江湖,洒脱中藏着悲壮,奏出了魏晋风流名士的江湖苍凉悲歌。嵇康自觉地唱着自由之歌,所追求的或许是生命体验中的瞬间永恒,向后人展现了关于美的最好的历史注脚。

《尔雅》

《宋稗类钞》载:“宋景文修唐史,好以艰深之句,欧公思所以讽之。一日大书其壁曰:‘宵寐非祯,札闼洪休。’宋见之曰:‘非夜梦不祥,题门大吉耶?何必求异如此。’”

作为后起之秀,欧阳修反对文字佶屈聱牙。古人讲孝悌慈敬忠义,面对老领导宋祁,欧阳修不便说,也不好说,只能委婉规劝,遂有了这则千古传奇。这则笔记对我们文言文教学颇有启发。

20多年来,一直流行着“学生有三怕”的口头禅,其中二怕文言文。如果我们能够同义连类,记住一批批相关词语,可以事半功倍。千古文章,古人遣词造句各有风格,但不论如何变化多端,意蕴主旨不变。如《史记》对《尚书》的改造,将《尧典》中的“允釐百工,庶绩咸熙”改造为《五帝本纪》中的“信饬百官,众功皆兴”。

文字的选用,不同时代各具特色,各有习惯。如“庶”“咸”等同,“众”“皆”相似。而词典《尔雅》正解决了这类问题。文言学习,借鉴《尔雅》,可以化繁为简,减轻学习古文的负担。

《史记》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齐如是说。英国历史学家柯林伍德则云:“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历史离不开史家的主观参与,孔子著《春秋》,为“使乱臣贼子惧”。史迁有目的性记录历史过程,有意识参与、评判、再现历史,最终建立了自己的体系。

司马迁以敏锐的眼光,鉴定、抉择、判断、烛照大处,以独到的见识,通上下古今之变,成就一家之言。《史记》中出现了大量的“义”字,通过“义”,司马迁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情倾向、价值判断,以直接方式切入主观论断,这是对先秦史学精神、史学体例的继承与发展。

传尾“太史公曰”,虽依附正文,多为点睛之笔,或作分析评价,或抒发感慨。阅读《史记》,倘若要看客观描写,就看传记;倘若要读通体看法,就看书表;倘若对司马迁见地感兴趣,就看论赞。鲁迅《汉文学史纲要》认为:“不拘于史法,不囿于字句,发于情,肆于心而为文……固不失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在学习《鸿门宴》《项羽之死》《廉颇蔺相如列传》《屈原列传》等文时,教师可以要求学生习作:《问天下谁是英雄》,并鼓励学生发表不同见解。

《东坡志林》

《东坡志林》是东坡个人的生活秀,主要记载元丰至元符二十年期间杂说,其文取材广泛,非一时一地写成,长短不拘,或千言或数十语,以短小为多。东坡信手拈来数十字,便能写出妙趣横生的故事,或放荡、或幽默,挥洒自如,如行云流水,涉笔成趣。

东坡随手而记偶感,如微博一般,从朝廷政治到地方民生,从梦里作诗到神仙鬼怪,或游记、或怀古、或祭祀、或卜居,三教九流,无所不及,无所不有。

于毕生颠簸起伏中,不管风吹浪打,东坡将乐观、洒脱融入生活,一旦会心一笑,灵感就喷薄而出。稍纵即逝的琐碎俗事,东坡用学识一一载记,积淀而来的是一盘盘精神大餐,奇思妙想,让人满口生津、齿颊生香。随着一叶叶、一张张便笺纷飞,一时传及大江上下、长城内外;即使被多次传抄的文本,也变得洛阳纸贵。就连皇帝也成为“苏粉”,执事太监说神宗每次进膳时,忽然停箸不动,那一定是在读东坡的文字。

林语堂先生说,苏东坡是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千百年来,淋漓酣畅的《东坡志林》,只言片语的魔力,沁人心脾,直指人心。

《天龙八部》

金庸小说,可谓雅俗共赏,渗透了现代小说高超的艺术性,成为中国当代武侠小说的巅峰。金庸综合中国古典小说的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借鉴西方现代主义热情、淋漓尽致的风格,借用希腊悲剧、陀思妥耶夫斯基对灵魂的拷问,体现出个性解放与人格独立精神。

《天龙八部》结尾,金庸用动态描写萧峰、阿紫的死。这出悲剧,颇有虞姬垓下自刎项羽乌江自刎时的悲壮,震撼人心。萧峰身为契丹人,在历史的矛盾中自杀;萧峰的死,具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表达出朦胧的愿望:希望人民和睦,民族和平。

阿紫虽不美艳,却不失娇媚。她的一生,大部分以邪恶的姿态出现。娇媚女人的毒辣,常让人有刻骨铭心之感,尤其当其为情爱而殉情,更让人过目难忘,犹如一朵从缺陷中奋力开出的花,在怒放之时,必然惊世骇俗,如同米洛斯岛维纳斯的断臂。阿紫的死,也许是为了爱情不死。死亡,给人一个镜像:让爱情永恒,却使活着的人,不得安生!

《莫言短篇小说全集》

莫言的短篇小说中,我最喜欢的是《大风》。《大风》写的是因86岁的爷爷去世,“我”赶回故乡,母亲递给我爷爷留下的一棵不知名的茅草。“我”由此回想年幼时曾与爷爷割了一车草,归途中遭遇一场飓风后,爷爷与之搏斗,最终只剩一棵老茅草夹在车榫缝里,被我毫不在乎地随手扔掉。

一位老者,在面对自然对生命摧残所持有的态度,令人震撼。龙卷风后,只剩下一棵茅草。这棵柔韧的草,也许是爷爷的象征,不屈服于自然,不屈服于命运的抗争精神。只要这棵草在,爷爷的精神就会永存。《大风》的题目,也许向读者透露着爷爷与自然抗争、与命运抗争的信息。

总觉得《大风》里的那棵草,与《老人与海》中老人的马林鱼骨架颇为相似。“人不是为了失败而生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外在的肉体可以接受折磨,内在的意志却神圣不可侵犯。或许,这才配得上伟大的定义。莫言《大风》里塑造的爷爷形象,也许是中国的“桑提亚哥”吧。

《命若琴弦》

近六七年来,每当教学史铁生《我与地坛》选文,我总会印发给学生《我与地坛》全文,同时印发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合欢树》《我与琴弦》等散文、小说。系统阅读至少要花费一周时间,学生精读后,各抒己见,写读后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命若琴弦》讲的是一老一小两个瞎子带着三弦琴,翻山越岭在山区以说书为生。

“把你的琴给我,我把这药方封在琴槽里。”命若琴弦,永远扯紧欢跳的琴弦,扯紧弹好就够了,不必去看那张无字的白纸。最终凸显了小说的主题:人生的目的是必须有的,尽管很虚无。正如希腊神话西西弗推石上山,周而复始,没有比这更严厉的惩罚了。但法国哲学家加缪认为:有了目标的西西弗是幸福的。

小说的开头、结尾循环往复,就像人生的轮回。其实,不论老瞎子还是小瞎子,甚至我们自己,在岁月的长河里,有目的地行走,经历着希望、失望、绝望,当再次踏上希望之路,演奏着属于自己的乐章,我们便获得了重生。

再读《命若琴弦》,好像在读我们自己的故事。师徒充满了对光明的幻想,而我们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人生无聊无尽无休,我们无法改变出身、过去,也无法预知未来。只有希望,才能给人力量,付诸行动。

多年以后,重读《命若琴弦》,才知这不仅是两个瞎子的悲惨命运,也是所有瞎子的悲惨命运,还是一则关于人类的寓言故事:岁月匆匆,人海茫茫。“人的命就像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不必在意理想是否真的能够实现,只要一路拼搏过了,也就够了!

《一句顶一万句》

刘震云驾驭文字的能力,别具一格。《一句顶一万句》叙事风格类似明清的稗史日记,语句洗练简洁,有汪曾祺、孙犁等前辈遗风。

《一句顶一万句》被誉为“中国人的千年孤独”。小说以乡村底层人物的人生与命运轨迹,传达一个主题:人人内心都存在一个最深刻的“孤独感”,即“说不着”“不敢说,不好说,说了也不明白”。人,很难认清自己。在五彩斑斓的世界里,我们随时都在寻找自己,寻找活着的意义。为排遣心底寂寞、孤独,为摆脱精神的失落,得交各种朋友。如果能碰到,那就是你的一生之幸,即使跨过千山万水也在所不惜。

“老杨对人说起朋友,第一个说起的是马家庄赶大车的老马;可老马背后说起朋友,一次也没提到过杨家庄卖豆腐也卖凉粉的老杨。”什么是真朋友?老马和老杨显然不是。朋友要触及心灵,提供温暖。人,生来寂寞,如果能寻找到说得上话的朋友,就会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王尔德童话》

有人曾问丘吉尔来世愿同谁结交倾诉衷肠,丘吉尔毫不犹豫地回答奥斯卡·王尔德。

奥斯卡·王尔德一生只写了9篇童话作品,但《典雅》杂志将他与安徒生相提并论,跻身世界级童话大师的行列。其童话语言华丽唯美,情节纯真生动,表达了人间的冷暖、人性的善恶、人生的哲理,尤以《快乐王子》及《夜莺与蔷薇》为个中翘楚。

王尔德童话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童话”,也被称为“世界上最感人的童话”。他的童话里,几乎每篇都有“至爱”“至美”的形象,表现了王尔德“为艺术而艺术”、求理想艺术的初衷。据说,王尔德每次给儿子诵读自己的作品时,都会感动得潸然泪下。

《夜莺与蔷薇》较早的中译本是由林徽因翻译的,它以凄美动人著称,对后世影响深远。这份动人心魄的凄美,甚于《罗密欧与朱丽叶》。王尔德似乎在表明:快乐总是短暂的,蒙着面具的;只有痛苦和悲哀,才是人生最后的真谛;而人生的全部意义,则隐藏在悲哀之中。

王尔德说:“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百年孤独》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小说开篇别具一格,震撼人心,犹如中国古典小说《三国演义》精彩的卷首语:“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布恩迪亚上校的记忆,犹如古旧的宣纸上,印着一滴陈年墨水,抑或一只小小的多足爬虫,爬过读者身上每一寸,肆虐着每一根神经,直至时间的尽头。阅读这本书,总会想到阿桑,她的歌曲《寂寞在歌唱》充满着迷幻与孤独的色彩。阅读《百年孤独》时,如果我们将《寂寞在歌唱》设置为背景音乐,或许更能诠释出那种挥之不去的百年孤独感吧。

马尔克斯说:“活着为了讲述生活,生活并非一个人的经历,而是他的记忆。”或许,只要记忆不死,孤独就不会灭亡。但愿这份孤独的心情,在将来某个时刻,成为遥远的过去。

阅读十本书,只是对自我灵魂的一次洗礼。保持一颗高贵的灵魂,最有效的方式便是广泛地阅读经典。与经典对话,汲取经典的高雅,获取经典的力量,塑造高贵的品质。茫茫人海,滚滚红尘,阅读永不老去,阅读永不散场。这,也许就是活着的意义。

(何伟,江苏东海人,毕业于扬州大学中文系,江苏省扬州市弘扬中等专业学校教师。先后在《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20余家期刊发表教学论文、随笔300余篇。在《语文报》等报纸发文200余篇,指导学生发表作品150余篇。自2013年以来连续6年获扬州市教科研年度成果奖。)

《史记》

司马迁 著

岳麓书社2001年版

《世说新语》

刘义庆 撰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版

《尔雅》

中华书局2014年版

《东坡志林》

苏轼 著

中华书局2007年版

《天龙八部》

金庸 著

花城出版社2005年版

《莫言短篇小说全集》

莫言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

《命若琴弦》

史铁生 著

中国盲文出版社2006年版

《一句顶一万句》

刘震云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王尔德童话》

〔英〕王尔德 著  巴金 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版

《百年孤独》

〔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著

范晔 译

南海出版社2011年版

《中国教师报》2019年06月26日第8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澳门赌场游戏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xkong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澳门赌场游戏